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网站资讯>> 民俗民风 >> 详细页面

民俗民风

甘肃裕固族民歌

民俗民风 更新时间2015-11-10 11:20:45452人已关注

浪漫民族

    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地处河西走廊中部、祁连山北麓。裕固族使用的语言有两种,一种称"尧胡尔"语,属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与同属该语族的维吾尔语、哈萨克语关系密切;另一种称"安格尔"语,与同语族的蒙古语关系密切。 

    裕固族自称"尧乎尔"、"两拉玉固尔",是个很特别的民族,他们没有明显的男性传宗接代的宗法观念,也没有明显的男尊女卑的思想观念。同时, 裕固族又是一个浪漫的民族,由于本民族的文字失传,裕固族的民族文化特别是民族历史都要依靠各个历史时期的民间歌手来传承。 

    裕固族曾经传唱着大量好听的民歌,如《裕固族姑娘就是我》、《阿斯哈斯》、《萨娜玛珂》、《黄黛琛》、《路上的歌》、《说着唱着才知道了》、《尧达曲格尔》、《我只得到处含泪流浪》等等。这些歌曲反映了裕固族的迁徙史、婚宴祝酒歌、裕固族的女英雄,以及背井离乡的裕固族人的乡愁。

民歌溯源

    裕固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由于本民族文字失传,反而使其民间口头文学十分发达,特别是其中的民歌,不仅保留了古代丁零、突厥、回鹘等民族民歌的许多特点,而且与今日匈牙利民歌有许多相似之处。 

    裕固族人民喜爱唱民歌。历史上,裕固族曾有职业歌手,他们主要为举办丧葬嫁娶等的家庭演唱。唱歌在他们生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裕固族有句俗话说:"当我忘记了故乡的时候,故乡的语言我不会忘;当我忘记了故乡语言的时候,故乡的歌曲我不会忘。"在裕固人放牧的草原和山坡上,可以看到数不清的牛羊,并随时会听到引人入胜的歌声。裕固族民歌内容丰富,曲调优美,节奏明快,富有鲜明的民族特色。裕固族民歌在曲调和行式上,既继承了古匈奴的某些特色,又吸收了藏族"拉伊"、蒙古族"酒曲"、回族"花儿"'土族"宴席曲"的某些特点,并把各种风格巧妙地融为一体。

风格独特

    裕固族是个很特别的民族,它们没有明显的男性传宗接代的宗法观念,也没有明显的男尊女卑的思想观念,因此裕固族女性的家庭地位很高,它是一个浪漫的民族。由于"裕固族"本民族的文字失传,裕固族民族文化特别是民族的历史都要依靠各个历史时期的民间歌手来传承本民族的历史,因此它的民间文学十分发达,特别是其中的民歌,保留了古代丁零、突厥、回鹘等民族民歌的许多特点,"裕固族"曾经传唱着大量好听民歌,如《裕固族姑娘就是我》、《阿斯哈斯》、《萨娜玛珂》、《黄黛琛》、《路上的歌》、《说着唱着才知道了》、《尧达曲格尔》、《我只得到处含泪流浪》等等。这些歌曲反映了裕固族的迁徙史、婚宴祝酒歌、裕固族的女英雄,以及背井离乡的裕固族人的乡愁。
 
    由于语言和居住地区不同,裕固族民歌分为东部民歌和西部民歌。前者较多具有粗犷、奔放的气质,音调接近蒙古族民歌;后者则较平和、深沉,更多地继承了回鹘民歌的传统。 

    裕固族民歌采用五声音阶,以羽、徵、商三个调式最为常见。由于歌词多为两句,所以曲调大多是由两个乐句构成的单乐段,单句体亦占一定的比例,东部裕固族和西部裕固族的单词重音都落在最后一个音节上,所以在民歌中常出现前短后长的节奏型。
 
    裕固族民歌中经常出现五度结构,一般说来,西部民歌比东部民歌更多采用这种手法来发展乐思。级进是裕固族民歌旋律线的基础,许多民歌差不多只由级进构成。跳进大多为四、五度上、下行跳进。 

    裕固族民间音乐作品结构简单,大都和古代的劳动生产和生活方式(放牧、奶幼畜、垛草等)及风俗习惯密切地结合着。它的歌词格律,分别与古代文献中记载的突厥语民歌、蒙古族民歌有许多共同之处,并且具有许多古代语言的特点。因此,裕固族民歌可能较多地保留了古代因素。 

    裕固族民歌依题材内容可以分为"叙事歌"、"情歌"、"劳动歌"等,依体裁、功能可以分成"小曲"、"号子"、"小调"、"宴席曲"、"酒曲"、"擀毡歌"、"奶幼畜歌"等。 

    目前,肃南县已整理出版了《中国少数民族民歌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卷》(124首)、《祝福草原》、《裕固家园》、《飘香的草原》等书籍和光盘、磁带。整理搜集了裕固族民歌资料三百一十多首。 

    《萨娜玛珂》是裕固族著名叙事民歌,虽有多种变体,但有固定曲调。主要歌颂和缅怀裕固族历史上的女英雄萨娜玛珂。据传,她是某位部落首领之妻,在一场与外部落的战争中,她毅然参战。足智多谋、武艺高强的萨娜玛珂赢得了人们的信赖,然而在凯旋归来的途中,她却身负重伤,香消玉殒。这首哀婉动人的民歌表达了裕固族人民对民族英雄的无限追念之情。

艺术结晶  

    裕固族民歌是研究古代北方少数民歌,特别是突厥、蒙古民歌以及古代北方游牧民族文化历史的重要依据,也是挖掘、发展北方少数民族音乐的基础。 

    由于大量的裕固族民歌,是他们在生产劳动和生活时,如放牧、割草、捻线、擀毡、拉骆驼、婚丧嫁娶、宗教活动时即兴创作的,而近年来,随着社会的发展、随着裕固族生活方式的变化等,作为民歌承载体的裕固族歌手越来越少,大多数民歌已随歌手的去世而消失,裕固族民歌的传承已受到了严重的威胁,正经历着时代的考验。 

    国家非常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2006年5月20日,裕固族民歌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上一篇:甘肃临夏花儿
下一篇:土族“抢婚”